【史丹佛監獄實驗】超變態的「監獄實驗」,結果發現原來人性本惡!

十二月 16, 2015
電影與動畫
0 0

曾在美國史丹佛大學任教的心理學家飛利浦 (Philip Zimbardo),1971年策畫了一個惡名昭彰的「史丹佛監獄實驗」(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),這是心理學史上最具爭議性的實驗之一 。實驗結果讓很多人感到震撼不已,你看完也會背脊發涼…

734175_531

飛利浦招開自願參加實驗的大學生徵選,一共來了近百人,最後篩選出24名心理最「健康」的大學生。他將這群人分成2邊,一邊飾演獄警,另一邊則飾演囚犯。實驗第1天,他委託當地警局真正的警察前往囚犯們家中,為他們拷上手銬,戴上頭套,接著載往史丹佛大學心理學系已經被改造成一座監獄的地下室。這些囚犯們每人都被奪去姓名,以編號代之。他們必須一直待在監獄裡,直到為期14天的實驗結束。

facebook19

實驗才第2天,感到無聊的囚犯們竟開始造反,他們集結在同一間牢房,撕掉自己的編號牌,並口出惡言挑釁獄警。扮演監獄長的飛利浦要求獄警們自己解決問題,採取必要的措施維持監獄的秩序。於是他們嚴厲要求囚犯服從命令,不服者都要被罰做伏地挺身。

11

 

雙方一來一往,情緒逐漸緊繃起來。獄警們決定沒收囚犯的床墊,讓他們睡在冰冷的地上、不讓他們洗衣服、三不五時要求囚犯集合報數。他們甚至對囚犯進行分化,聽話的囚犯可以洗衣服。實驗邁入第36小時的時候,編號8612的囚犯精神壓力太大而放聲痛哭。飛利浦起先認為他只是在裝可憐,後來發現他真的崩潰了,只好讓他退出實驗。

21

實驗進行到第4天,獄警聽說,已經離開的8612號將帶人來解救留在這裡的囚犯。飛利浦立即把所有的囚犯轉移到另一棟建築囚禁。他們轉移囚禁陣地後,就立即將原本的監獄拆除,試圖讓8612號以為實驗已經結束。

後來獄警們發現這一切只是個謠言,一氣之下下令要所有囚犯光著手清理馬桶。他們增加了點名的次數,站在囚犯背上要他們做伏地挺身。飛利浦決定邀來一位曾在監獄服務的牧師,安定囚犯們的情緒。不過,編號819的囚犯並不領情,他表示自己極度不舒服,必須就醫。819說著就大哭起來了,飛利浦開始考慮讓819退出。沒想到,獄警們另有打算…

41

他們下令所有囚犯在走廊排成一列,不斷大喊:「819是個窩囊廢」。819一聽到同伴們的叫囂,哭得更厲害,表示他不想離開了,想證明自己並不是窩囊廢。

 

飛利浦驚覺,原本只是一群「心理正常」的學生,現在都成了施虐成癮的霸凌者。不管是獄警還是囚犯,都已經深深沉浸在自己扮演的角色之中,完全忘了這一切只是一場實驗。而就連飛利浦本人,也深陷其中,一度忘記自己只是在做研究。

p6452786a177315892-ss

過程中,好幾個想離開的囚犯順從地提交了保釋申請。他們似乎忘記了,申請保釋需要走很長的程序,而他們其實還有另一個可以立即離開監獄的選擇,那就是退出實驗。

 

第6天,飛利浦擔心接下來發生更危險的事情,不得不宣布提前結束實驗。實驗結果發現,在一定的社會情境和誘因下,好人也會犯下暴行。他認為,今天假如角色互換,你也會採取同樣的方式。

148

這項可怕的實驗今年被翻拍成電影《史丹佛監獄實驗 (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)》:

 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